當前位(wei)置︰首頁 > 新聞(wen)頻道 >財經要(yao)聞(wen) >正文
關注宜賓新聞(wen)網
轉(zhuan)發微博
奮戰“疫(yi)”線(xian) 筠連農信在路上
2020-03-30 02:15來(lai)源(yuan)︰宜賓新聞(wen)網

筠連農商行(xing)疫(yi)情值(zhi)守的工作(zuo)人員。(筠連農商銀行(xing) 供圖)

筠連農商行(xing)疫(yi)情值(zhi)守的工作(zuo)人員。(筠連農商銀行(xing) 供圖)

宜賓新聞(wen)網2月8日訊(胡世鑫 記者 王喻) “家人閑坐(zuo),燈火可(ke)親”。在這(zhe)特殊(shu)時間(jian)里,有那(na)麼一群(qun)人,他們仍然堅(jian)守在工作(zuo)崗位(wei)上,微笑著面(mian)對(dui)客戶,7X24小時堅(jian)持為客戶服(fu)務。他們就是筠連農信人。

南門客戶筠連涂艷為客戶辦理業務。(筠連農商銀行(xing) 供圖)

南門客戶筠連涂艷為客戶辦理業務。(筠連農商銀行(xing) 供圖)

孩(hai)子眼中(zhong)的她是“騙子”

除夕,本該是一個舉家團圓的日子。

這(zhe)天(tian)中(zhong)午,一陣急促(chun)鈴聲打斷了正在溫(wen)馨吃(chi)飯(fan)的一家人,筠連農商銀行(xing)南門分理處(chu)的客戶經理涂艷接(jie)起電話︰“喂,你好!……行(xing),好的,我馬上回來(lai)。”幾句交流之後,她掛斷了電話,看了看身(shen)邊正在吃(chi)飯(fan)的兒子,急急忙忙地放下碗筷向臥室走去。

兒子端著碗跟到她身(shen)後,可(ke)憐(lian)巴巴地拉了拉她的衣角︰“媽媽,你今天(tian)剛到家,是要(yao)準備出門嗎?我都好久(jiu)沒看到你了。”“對(dui)不起!?兒,有位(wei)阿(a)姨打電話來(lai)說,她急需資shi)鷯美lai)生產醫jie)夢鎰剩 業寐砩細gan)回單(dan)位(wei)給她辦理貸款,一會兒就會回來(lai)。”涂艷心疼地蹲了下去摟了摟兒子,然後起身(shen)收拾衣物,趕(gan)回單(dan)位(wei)。

春晚開始了,兒子不見媽媽回來(lai)的身(shen)影(ying),他忍不住打個電話給她︰“媽媽,你還有多久(jiu)回來(lai)呀?我等著你陪(pei)我看春晚。”涂艷猛然醒悟︰“?兒,媽媽忘(wang)了告(gao)訴你,媽媽要(yao)明天(tian)才(cai)能回家,你讓(rang)爸爸陪(pei)你看電視(shi)。”

涂艷又(you)一次騙了孩(hai)子——非常(chang)時期(qi),作(zuo)為一名客戶經理,她知(zhi)道自己必(bi)須寸步不離,堅(jian)守崗位(wei),為那(na)些防疫(yi)用品(pin)生產企業、藥店老板持zhong) ┬糯zhi)持。此時此刻,客戶更需要(yao)她。

初(chu)一、初(chu)二、初(chu)三.....孩(hai)子盼望著的母親一直沒回家,直到初(chu)八下午,涂艷終于拖著疲憊的身(shen)體(ti)回到了宜賓家里,等待已久(jiu)的兒子跌跌撞撞地跑(pao)到她面(mian)前哭著說︰“媽媽是個大(da)騙子,說好了初(chu)一就要(yao)回來(lai)的。”涂艷抱起兒子,為他擦掉眼淚(lei),內疚地說︰“對(dui)不起,?兒,是媽媽失言了。”

作(zuo)者︰胡世鑫,王喻編輯︰趙蓓 責任編輯︰胡潔
上一頁123下一頁閱讀全文
  凡本網注明“來(lai)源(yuan)︰宜賓新聞(wen)網”的所有作(zuo)品(pin),均(jun)為宜賓新聞(wen)網合法(fa)擁有版權或授權使用的作(zuo)品(pin),未經許可(ke),禁止進行(xing)轉(zhuan)載、摘(zhai)編、復制及建立(li)鏡(jing)像等任何(he)使用。
  凡本網注明“來(lai)源(yuan)︰XXX(非宜賓新聞(wen)網)”的作(zuo)品(pin),均(jun)轉(zhuan)載自其它媒體(ti),如涉(she)及版權問題,請主動與我們聯系。
欄目精選

上海11选五

上海11选五 | 下一页